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遵义要闻 > 正文

老照片还原洗马滩“前世今生”

夕阳下的渔民美成了剪影

2017年11月15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洗马滩打渔的渔民

洗马滩在现洗马桥下游100米处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这是北宋范仲淹的《江上渔者》。一只小船,在风浪里时隐时现,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渔夫,借着风浪的空隙向江中撒网。本期“老照片·遵义事”征集到的这张老照片是首次公开向社会展示,两个渔夫划着扁舟在河里捕鱼,已是夕阳西下,看来收获不小。你可知,两岸植被葱郁,河面倒影重叠,一切仿佛被染成金黄色的此处竟是洗马滩?

   因洗马小停取名洗马滩

   老城外湘江河边的洗马路因洗马滩而得名,但很少有人知道洗马滩名字因何而来,毕竟现在两岸已筑堤改建,再无河滩踪影,如今只能通过老照片窥其芳容。

   本期“老照片·遵义事”征集到的洗马滩老照片,拍摄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照片上并未注明文字,因年代久远而发黄,但正值夕阳西下,能清晰辨认出黄昏下的一幕,背景是两座山夹着一条河流,江上的跳礅呈一字排开,旁边的扁舟上有两个人,一个坐在船尾,一个在船头好似收网。两岸的植被郁郁葱葱,衬着河中倒影,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如果不告诉读者这是洗马滩的照片,恐怕年轻人不会知晓,幸好很多见过这一景观的老人还健在,他们均证实了这张照片就是当年的洗马滩。

   洗马路位于现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对面,与凤凰北路隔着碧绿的湘江河互相眺望,不少人还是习惯称洗马路叫“洗马滩”,其实不奇怪,洗马路本就是因洗马滩而得名,只是现在已无河滩身影。但有史料描述,湘江斩切大小二龙山峡谷东下,河底有若干道石垠,形如过江龙的脊梁,又因该段河道在城外,过往商贾、骁骑兵勇在此洗马小停,故为此地取名洗马滩。

   曾是遵义八景之一

   据遵义文史专家李连昌老人的《遵义史话》一书中介绍,洗马滩是湘江斩切大小龙山形成的峡谷。老城北的洗马路历史悠久,是遵义老城北上重庆的古驿官道,元代名兴隆街,是入中原或进京的大道之一,从这里到重庆后,可经过长江水道出黔,清代多有文人为洗马滩献诗,如李铠的《遵义八景·洗马滩鸣》中就描述过“雄潭急峡殷如雷,一派惊看匹练开。水面有群空冀北,滩头不住头龙媒。沉沉墓雨千林咽,猎猎长风万里来。更卜阴晴知岁稔,只今戈甲咏台菜。”

   因洗马滩水翻石垠,响声如雷,如万马奔腾,蔚为壮观,历史上是遵义八景之一,只因位于遵义宾馆之侧,尤其夜间响声太大,1958年11月便炸断了石垠消除水声。1984年4月,修湘江护岸小龙山段,同时筑堤坝一座,提高水位后石垠被淹没,然而湘江西侧的古川黔道兴隆街仍在,此街便是如今的洗马路。

   洗马滩的传奇色彩

   关于洗马滩的故事,最著名的就是1935年中央红军与国民党军对峙于洗马滩两岸的故事。

   1935年2月27日,黔军残部退入遵义城固守待援。是日黄昏,中央红一、红三军团不顾连日作战疲劳,奋力发起攻城战斗,突入遵义新城。王家烈慌忙率黔军第一团、第六团弃城向南溃逃。2月28日凌晨,红三军团第11团指战员高喊“为参谋长报仇!坚决拿下遵义城!”的口号,从洗马滩涉水过湘江,一举攻占遵义老城。红五军团参谋长邓萍在此次战役中,中弹牺牲于洗马滩侧的小龙山上,当时为中央红军在长征中牺牲的最高将领。

   此外,遵义历史上流传一些关于洗马滩沿岸的故事,其中叫得最久、最有影响的是一句民谚“要想唐家不做官,除非干断洗马滩”,在遵义一些老人的口中,可是津津乐道。

   相传古时候,洗马滩附近住着一位勤劳的女子,她可以一边将乳房甩在自己肩上给背上的娃儿吃奶,一边替人打工求生存,故人们称她为“长奶夫人”。后来她的儿子唐廉考取功名,在山西做知县,唐廉的子嗣读书也一样很厉害,而且都拥有一官半职,遍布全国各地。因为湘江河长流不断,洗马滩也从未干枯过,所以民间就以“要想唐家不做官,除非干断洗马滩”这句谚语,把洗马滩和唐家联系起来了。如今,长奶夫人墓就在三阁公园内,据说此人应该就是清代前期唐氏夫人的墓。

   滩边曾种满石榴树

   年近八十的杨敏志老人,小时候爱在洗马滩附近玩耍,听他讲,洗马滩跳礅旁的凤凰路,曾种满了石榴树。

   他看着老照片不停回忆,最后肯定地说:“照片左边满山都是曹家人种的石榴树,湘江河和凤凰路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造的,曹家人也因此搬走,慢慢地,石榴树也被其他树种取代。”遥想当年满山的石榴树,特别是在石榴花开的季节,粉红的花朵星星点点地缀满湘江河岸,恰似红色的宝石镶满绿色的屏,肯定很好看。

   遵义文史专家李连昌老人告诉记者,老照片里洗马滩中的跳礅,位于现在洗马桥下游100米处,那些石礅历经风霜依旧纹丝不动,只因当初在河床打了石槽,石礅由工人们插入槽内固定,所以无论涨洪水还是下大雨,石礅都能牢牢卡在槽里。金秋时节,洗马滩两岸的植被依旧丰茂,山岭层林尽染,涓涓河水经久不息,行驶在洗马路上的人和车辆,仍旧如置身美丽的画卷之中。(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果)


(责任编辑:朱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