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遵义要闻 > 正文

改革开放后遵义的商业环境变迁

2.0时代城市商业诉求系列报道之二

2018年01月12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1978年,以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为标志的改革开放拉开帷幕,从此,社会生产力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综合国力迅速得以提升,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步入快车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大讨论、设立经济特区、邓小平南巡讲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正式出台、私营经济取得合法地位等一系列标志性事件接踵而至,中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遵义的发展也从那时开始高歌猛进。对于经历过那段历史时期的人而言,说改革开放就是第二次解放一点也不为过。改革开放后,遵义的工商业取得了长足发展。改革开放后遵义的商业环境有着怎样的变迁?这样的变迁是否满足城市未来发展需求?未来遵义的商业中心在哪里?

繁华褪去,专业市场的前世今生说起改革开放后的遵义商业,不得不说苟家井。 1985年之前,那个时候还没有集中市场的观念,只是一部分人在露天坝里搭起了简易棚,砖头一垒铺上空心板就是台面,一些小零碎商品就摆在上面卖。一个极其简易的‘棚户市场’就这样出现。

1985年,通过政府的统一规划,苟家井市场正式挂牌成立,这也预示着遵义市改革开放的经济贸易窗口正式打开。消息传开后,不仅仅是遵义本地的商人,河南、湖北、重庆等地的生意人也远道而来投入到苟家井的开发建设中,随着赶集设摊的商贩数量一增再增,发展到现在,苟家井市场扩展到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共有省内和省外来遵的经营户3000多家,经营的种类涵盖化纤布料、服装、床上用品、箱包、铝塑制品等,年交易额约为8亿元。苟家井市场一度成为西南地区知名的商品批发市场,与成都的荷花池,重庆的朝天门齐名。

遵义所有的专业市场都是从苟家井伊始,曾经一度,苟家井成为了遵义商贸的心脏,她的每一次跳动都为遵义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其他林林总总的诸如延安路机电街、沙河小区市场、润丰建材市场、华宇建材市场等专业市场也曾一度活跃。

岁月如梭。从1985年新建至今,苟家井已悄然走过了27个年头,其他专业市场也走过近20年的风雨,在市场的洗礼中挣扎前行。

以苟家井为代表的各级各类专业市场,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产业的变迁,越来越不适应城市发展和市场需求了。配套设施严重落后,这些老旧市场物流、仓储、店面分离,杂乱地散落在中心城区各个地方,大量的货车来往于店面、仓储之间,既影响了自身经营效率,也没有体验感可谈,同时还阻碍了中心城区日益拥堵的交通;存在严重安全隐患,表现为消防设施落后、抵御暴雨等自然灾害能力弱等方面。以苟家井为首的老旧专业市场,每年都是国家公安部重点关注的消防隐患重点单位,火灾层出不穷,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几起;脏乱差,严重影响遵义城市形象,这些老旧市场,由于规划起点低、时间早,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广大市民和周边居民怨声载道;品味低端,与市民日益增长的消费水平不匹配。刚开始的时候,在苟家井市场里做生意的商人还是赚了不少钱的,但好景不长,赚了钱的大户好多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一些散户了,导致现在的苟家井成了‘跳蚤市场’,一点档次都没有。

苟家井一类的老旧市场,在改革开放初期,给遵义经济带来最活跃的市场力量,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城市化水平的不断攀升,老旧市场必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为新一代的专业市场所替代。

商贸业作为第三产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城市经济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促进作用。从我国城市发展来看,商贸业无不是伴随着城市的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先由低端的集市市场,发展到分散于主城各处的商贸街区和零星的批发市场,之后随着城市中心区的升级改造和商业层次提升,商贸批发业不得不从主城区转移到以商贸业为主的新兴区域集群化、规模化发展。

商贸批发业向新兴市场区域集群化、一体化、专业化发展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也是城市功能和效率不断趋于优化的体现。

商住一体,已是昨日黄花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遵义工商业从最初的小商小贩时代逐渐跨越到公司时代,办公场所的需求越来越凸显。楼下商铺、楼上办公居住的商住一体楼盘曾风靡一时,至今还有大量的时代印记。延安路机电街、华宇建材市场、沙河小区小商品批发市场等一大批市场周边的商品房不断涌现,伴随着市场的活跃如日中天,在遵义商业地产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大量商住一体的商品房在旺盛的市场需求下,不断催生和迭代。从第一代专业市场周边商住一体楼盘到后期诸如盛邦地标这样的纯商住一体,再到万豪国际这样将居住和办公分离的准写字楼,地产商赚得盆满钵满。

写字楼形态的变化,见证着一座城市在都市化发展过程中的足迹。从最初商住一体化,非完全意义上的写字楼,到企业自建大厦,再到拥有差异化特征、商务化特性、地标性的纯写字楼的兴起,遵义写字楼市场专业化格局已初具雏形。高端写字楼作为新的投资项目日益火热,现代商务办公模式理念渐入人心。

然而,在遵义中心城区,各类写字楼虽然星罗棋布,品味和配套却千差万别,散乱不集中、规模小难以形成集成效应,成为一大弊病。

随着遵义构建500万人口大城市,打造黔川渝结合部中心城市的城市发展定位出炉,老旧的中心城区写字楼已经难以满足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也严重掣肘了遵义城市形象的提升。交通拥挤、人口密度大、配套设施落后、停车场一位难求等,都成为制约遵义工商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老城区:数字下的困境与破局之路

近年来,我国城市新区呈井喷式发展势头,除天津滨海新区、两江新区、西咸新区、贵安新区等国家级新区之外,各省、市、县级城市都涌现了大量的新区、开发区。城市扩容发展越来越成为一种自觉选择,老城区的城市容量已经难以满足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老城区人口密度大、配套设施严重老化滞后甚至存在安全隐患、就学难、就医难等一系列民生难题的破解也亟需用城市扩容来解决。而老城区的改造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和经济成本较高,往往改造旧城区还不如建设一个新城区,兴建老城区副中心就成为不二选择,位于黔北地区的遵义也不例外。

旧城区人口密度过大带来的突出问题很多,使得“城市病”突出。具体表现在功能布局不合理,居住环境质量低下,道路交通拥堵严重,基础设施功能不完备,公共安全隐患严重。

在遵义老城区,居民住宅、行政办公、商业、金融用地混乱错杂,高、中、小学设置过分集中,除部分区域外,房屋建筑破旧,道路狭窄、低层和多层房屋布局零乱密集,“一线天”、“握手楼”比比皆是,缺少公共绿地、体育健身设施;不少街道消防车辆难以通行,一旦火灾事故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在人口密度方面,据市政协调查,遵义市旧城区城市建设用地总量为22平方公里,人口平均密度达3万人/平方公里,而国家标准为9100—15500人/平方公里,至少超标两倍。

红花岗区稍好一点。据调查,老城街道办辖区,占地面积为1.7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达到了3.7万人/平方公里;中山街道办辖区面积0.8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达3.4万人/平方公里;延安街道办辖区面积1.2平方公里,人口密度为5.5万人/平方公里;北京街道办辖区面积0.7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达7.1万人/平方公里。最为严重的为中华街道办,其面积为1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达到了7.3万人/平方公里。

除此之外,与国家标准存在着较大差距的项目还有很多。如遵义市旧城区城市建设用地人均道路与交通设施用地面积为2平方米/人,远低于国家规定的不应低于12平方米/人的下限;遵义市旧城区建设用地人均居住用地面积为16.1平方米/人,而国家规定的上下限幅度为23—36平方米/人。

无论对于居住还是商业的发展,空间拓展需求都已迫在眉睫。

对于老城区改造而言,只能做“减法”。建立新区作为副城区,合理引导产业布局、增加新区服务功能,有序引导老城区一二产业、就业和置业人口向新区拓展才是遵义城市发展的破局之路。(文/鄢波)

敬请关注下期内容:2.0时代城市商业诉求系列报道之二

大城崛起——遵义的商业使命

(责任编辑:卢龙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