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遵义要闻 > 正文

逢山凿路 遇水架桥

一个敢拼敢干的铁道兵

2019年10月18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作为退伍军人,最让王美和高兴的是,去年成立了退伍军人事务部。“感谢党对我的培养,使我能和祖国母亲一起成长。”王美和说。

王美和在家弹钢琴

  这位和共和国同岁的70岁老兵,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跟着哥哥的步伐从军

  1949年8月28日,王美和出生在务川自治县丰乐镇牛塘村一个农民家庭。哥哥1959年入伍。1960年,不幸降临到这个家庭。双亲相继撒手人寰。第二年,7岁的弟弟也离开了人世。在家庭连遭变故后,还没读完三年级的王美和休学了3年。

  在部队当兵的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王美和经常在脑海里想着。终于,1964年,哥哥从贵阳的陆军部队转业回来,并被安排到丰乐镇新场公社当秘书,离家很近。此后,王美和总算有了依靠,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同年,王美和复学,到牛塘小学读四年级。

  1966年小升初的毕业考试中,王美和以198分的高分(总分200)被务川一中录取。

  后来,王美和回到生产队劳动了2年多。由于体力跟不上,队里安排他上午从事农业生产劳动,下午给其他人计工分。

  196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美和被丰乐镇推荐到贵阳读贵州商业学校,而且3年毕业后就有工作。听到这个消息,王美和非常开心,早早就把自己的推荐表弄好,并交到了县招生办。

  就在拿到通知书的同一天,铁道兵部队恰好来到务川征兵。究竟是要远赴他乡当兵还是在近处读书,王美和纠结了。

为祖国站岗

  从小就崇拜哥哥的王美和,经过再三考虑之后,选择了从军,保家卫国。

  改良猪食,改灶节煤

  铁道兵,这支诞生于解放战争战火硝烟中的特殊兵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仗打到哪里,就把铁路修到哪里。和平时期,它主要参加国家铁路建设。

  在部队,王美和主要负责后勤工作。他先到云南,再到湖北,最后到陕西。

  在新兵连的时候,王美和喜欢利用业余时间写写文章,记录战士的日常训练。因此,他一开始就被分到了铁道兵第一师第五团14连宣传队。

  半年后的1970年,王美和调到炊事班。这一干,就是7年。

  提及炊事班的经历,王美和有说不完的话。据他介绍,当时为了提高猪的食欲,自己发明了一种饲料,即用淘过煤炭的水和生馒头等量与麦麸、米糠、草饲料等混合,然后用湿布盖好,充分发酵。

  正是在这种特殊配料的加持之下,王美和所在炊事班饲养的猪由原来的30多头,增加到了75头,其中包括3头母猪。此外,王美和充分认识到要想养好猪,必须掌握较为基本的医学知识。在刻苦钻研之下,他对猪易发的“六大病症”了然于胸。平时,王美和也会上山挖草药,积极预防,他饲养的猪无一病死。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看到这么多肥猪,战士们都乐开了花。师里和团里经常派人来我们这参观,甚至当地很多老百姓也来学习我的饲养方法和治疗方法。”王美和说。

  由于干一行爱一行,王美和从战士升为了炊事班班长。事实上,在这个岗位上,王美和既当饲养员,又当厨师。

  做饭时,王美和对火候的把控非常到位。据王美和介绍,把水烧开后,以1:2.4的比例将洗净的米平铺在开水锅里,用木盖盖好,周围用湿布扎严。看到周围大汽喷出后,停止加煤,自然停火,20分钟后饭自然熟。

  “我这种做法一点锅巴都没有,而且香喷喷的。掌握不好火候,米饭底下往往就会产生大量锅巴,甚至很多都已经糊了,浪费了很多粮食。”王美和说。

  不过,总体上来说,炊事班的耗煤量很大而且燃烧不充分,灶里总残留着很多黑色煤渣。经过仔细研究后,王美和发现问题出在灶台里的煤桥上。

  于是,他就动起了脑筋,改灶节煤:将原来平放的煤桥设计成斜放,以便空气从煤桥底下直吹的时候,自动增加与煤炭的燃烧接触面积和接触时间。

  “我们做一顿饭通常需要45分钟左右,没改之前,一个灶一顿饭要20余斤煤,改造之后只要8斤左右,节约了一大笔煤炭支出。”

  王美和这些点点滴滴的改革创新,在部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1974年,王美和调到团部机关食堂任班长。在团部食堂工作的3年里,机关的伙食费用由超支变为结余近万元。

  因为上述诸多创新举措和取得的成绩,他本人于1976年荣立三等功,炊事班荣立集体三等功。“那个时候国家底子薄,提倡节约,艰苦朴素,我就各种想办法。”王美和说。

  打破大集体,成立生产小组

  1977年3月,王美和从铁道兵部队退伍。不久之后,他被安排到丰乐镇牛塘官庄村大队任代理支部书记和支部书记。

  在铁道兵部队一样,王美和依旧爱琢磨事情。上任没几天,就发现每个生产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偷懒现象。

  每天早上出工后,一些先到的村民并没有直接下地劳作,而是等最后一个人到齐后,所有人才开始干活。其中,耗时最多的队达到了75分钟左右。王美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你们这效率不行啊,为什么先到的不去干活呢?每天浪费1个小时,能干多少活?”王美和严厉质问那些偷懒的人。

  “王支书,其他人还没有到,怎么做活路嘛?”面对让人哭笑不得的回应,王美和下定决心,认真研究提高村民工作效率和积极性的办法。

  1978年秋天,王美和组织了17个人在大队养猪场举行了秘密会议,然后冒着极大的风险进行了改革:将原来的一个生产队细分成若干个小队或者组,然后根据人数分配土地,种得好、产量高的,还有额外奖励。王美和向记者介绍,这种分发方式与直接包产到户不同,比较特殊,例如将已经分家的2兄弟组一个组, 3姊妹一个组。

  经过将近20天的忙碌,王美和才把土地分好。当时村民们的积极性非常高,每天早出晚归,天黑了才回来,不再需要队长催促。

  “当时我所在的生产队有200多亩地,1979年生产队出田水稻从4万多斤增加到6万多斤。”王美和说。

  此外,为了充分利用田边地角和房屋周围闲置的土地资源,王美和还要求村民把杂草清理干净,然后种上南瓜、丝瓜、胡豆、四季豆等作物。正是因为这个举动,村民的口粮大幅增加,使得官庄大队渡过了春荒。

  “王支书,你这么做恐怕不行啊,被上级发现了怎么办?”很多村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面对这些质疑和担忧,王美和告诉记者,“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为了群众有碗饭吃,只要生活搞好了,我就不怕。我就凭这一条,坚持了下来。”

  1977年,王美和还结合本地的资源优势,开办起了养殖场和煤场。其中,6个人专门养猪,3个人专门养鸭子,5个人专门挖煤炭。官庄大队的村民们烧煤不花钱,同时还可以共享队办企业带来的红利。

  1980年8月,王美和离开了大队书记的岗位。

  尽管如此,在铁道兵部队学会的烹饪手艺,王美和一直没有落下。1982年,在务川自治县教育局招待所干了1年左右之后,王美和到务川师范学校后勤部门“重操旧业”,直到2010年7月份退养。

  虽然铁道兵这个特殊兵种早已撤销30多年,但那种敢想敢拼敢干的精神,无论王美和从事何种职业,都永远激励着他。

(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潘晓飞)

(责任编辑:李霞)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铁路大桥上一颗不松动的螺栓
下一篇:社区出面帮他渡过难关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