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秋后喜算丰收账 > 正文

守望初心 守护乡邻

——记全国“最美医生”雍元书(下)

2018年04月11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我会一直干到再也干不动为止”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雍元书有四次进入编制、调离湄江湖村的机会,但是他最终没有放弃湄江湖村,并选择留在这一方土地上继续守护村民的健康。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竟然不曾犹豫和纠结,甚至没有同妻子商量,直到今天,妻子都压根不知道他曾有几次机会调入上级医疗部门。

  “我不能给她说,免得被唠叨半天。”雍元书有些俏皮地笑了。笑的时候,他又觉得很心酸。是呀,这几十年来,他忙于治病救人,从来没有时间照顾父母妻儿;他微薄的工资连养活自己都成困难,要靠妻子一个人种地务农维持生计;他的父亲病逝前卧床三个月,作为医生的他,却不能守护在父亲身边哪怕一天;他几乎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完整的饭,几乎没有安稳地睡过一次觉。“这辈子嫁给你,你没帮我做一点儿事,我还要给你做饭洗衣。”妻子曾低声埋怨,可是嘴上唠叨完了,依然用无声的行动支持着他。雍元书眼中含泪,仰面叹息:“这辈子我对得起我的病人,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人。”

  乡村医生的工作风险性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酿成医疗事故,砸了饭碗。雍元书说:“我做村医以来,不敢有半点疏忽,每一个人、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诊断、用药、疗效、病情跟踪,我都会仔细看、听、想,我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生怕出一点点漏洞。”

  不仅风险大,乡村医生收入很低,甚至没有养老保障。尽管如此,原本经济已经很困难的雍元书,还经常为没钱的村民垫付药费,以至于村民们在雍元书这里赊账成了习惯,绝大部分村民会记得补上。常常有一些过路的病人请雍元书看病,“有时候药费就几块钱,我干脆‘顺水推舟’,直接不收钱。”

  雍元书认为,村医必须把乡亲们的事放在心上,做到有求必应,不管是咨询、要中药偏方还是了解政策,只要村民登门,就是对医生的信任。“还要收费合理、疗效明显,尽量让病人少花钱又能治好病。”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从医宗旨,所以直至今日,哪怕因为上央视成了“名人”,慕名而来的患者多了,他依然笑容可掬、和蔼可亲地出诊,并且绝不因名气大了就坐地起价。前几日,一位来自正安县的村民找雍元书看病,说口腔流脓、疼痛难忍,在一家医院住院数日不见好转。雍元书检查后,发现就是口腔溃疡,给患者拿了药。“4块钱。”雍元书说道。患者愣住了:“4块?医生,我拿40块给你。”雍元书不解地问:“为什么?”患者说:“我愿意给你。”雍元书笑了,回答道:“你就是拿5块我都不会多收1块。”患者感动得连连道谢。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雍元书对记者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获得‘最美村医’称号以后,意味着更多的压力和责任。”

  雍元书的孩子曾多次劝他不要继续干下去了,毕竟他已到古稀之年,明明是该享清福的年纪,却要每天背着出诊箱和体重秤翻山越岭。但雍元书并不听劝,依然不离不弃奋战在基层医疗战线上。

  长达半个世纪的守护,雍元书早已对这片土地和村民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雍医生,如果有一天你不做村医了,我们可怎么办?”这是很多村民对他说过的话。正是这么多善良朴实的患者的信赖,令他无法离开这个岗位。“乡亲们这么信任我,我要继续为湄江湖全体村民服务,让他们看病时放心、安心。”

  农村基层缺医少药,雍元书把每一个村民的健康状况都装在心中。他说,这样才可能快速准确地为乡亲们治病。

  镇卫生院院长郑显琴说,“在我们镇的村医队伍中,雍医生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但论对工作负责的态度,他却是数一数二的。村里每名患者的情况,他都能讲得清清楚楚。”

  “你这么拼,到底图什么?”许多人这样问过他。他却始终只有一句话:“如果我离开了,湄江湖村的村民看病还会和以前一样困难。”他不是不想安度晚年,是不能。

  雍元书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我已经这个年纪了,早晚有一天干不动。我曾劝许多年轻人从医,接我的班。但他们却说,这活儿既辛苦,生活没保障,还不如进厂当工人。”想到这个问题,雍元书就感到无奈和孤独,他最担心的是,多年以后,“乡村医生”会后继无人。

  村卫生室的药架上,一块患者赠与的“天地仁心”牌匾,被雍元书小心放置在顶端,一尘不染,如同他洁净的初心。


(责任编辑:肖静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