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景点推荐 > 正文

去遵义老厂打个卡

2018年10月26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贵钢绳二分厂的一间厂房爬满了茂盛的爬山虎

老人们在遵义发电厂闲坐


过去热闹的电厂进厂大路,已被落叶掩盖


贵钢绳的水处理车间如今依旧在工作


火车正缓缓开进车间,装载生产好的钢丝绳

  一座城市的发展,注定有些东西逝去。几十年的城市进程,曾经火红兴旺的遵义工业,随着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有的已经搬迁,有的正面临搬迁,而有的已经停业。那些承载时代记忆、烙上工业印记的老厂房,一度被人遗忘在城市的角落。然而在不少遵义人心中,那喧嚣的车间、身着工装奔跑在上班路上的身影、温暖的家属楼、厂区的大食堂,是这一生都不会磨灭的记忆。老厂、老车间、老设备、老路,成为了工业旅游的新起点,不少人纷纷前往这些老厂参观游览,拍照、留影,发布在自己的微信圈里,留作纪念。

  遵义碱厂

  曾经红火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厂中,碱厂的工业建筑至今大多保存完好。在不少老碱厂人的微信群里,经常都会转发一些老工友或是碱厂子弟们故地重游后拍摄的照片。无论是沉默竖立的机器、铁塔,还是遍布厂区的管道,随便一个角度拍出的照片都堪称经典。

  1959年,为促进贵州工业配套发展,贵州省化工局正式批复在遵义市南舟路成立贵州省第一氯碱生产厂,是年,生产烧碱1.6吨,实现贵州烧碱生产零的突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是遵义碱厂最辉煌的时候,不但扭转了连连亏损的局面,1984年至1989年,总产值 达10725万元,创税2887万元。产品应用于电器、造纸、印染、食品、制革等领域,产品除供应本省外,还出口澳大利亚、泰国、巴基斯坦等国家和中国港澳地区。遵义碱厂对贵州省化学工业的发展,以及对省内的造纸工业、冶金工业、日化工业、纺织工业、自来水厂等行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如今,随着城市的升级到产业转型,遵义碱厂几经沉浮,最终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再到遵义碱厂,风里还有刺鼻的化学药品味道,却再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更看不见数千碱厂人干活的身影。一望无边的厂区化身钢铁森林,穿行其中,高大的厂房、冰冷的机器、色彩斑斓的管道林立在道路两旁,无声地讲述着当年的故事。广播里按点播放的革命老歌突然响起,仿佛要带着你穿越时空,回到那个辉煌的年代。

  贵州钢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1966年4月,遵义金属制品厂,亦名八七厂在遵义市西南郊建成。1981年,更名为贵州钢绳厂。2001年,更名为贵州钢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提起贵钢绳,业内人可是都要竖起大拇指的。贵钢绳是冶金部重点企业,国内生产钢丝和钢丝绳的大型企业。产品行销全国各地,出口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和中国港澳地区,钢绳厂具有为国防、军工、能源、交通等部门生产特粗、特长和特殊用途钢丝绳的突出优势,多个产品获部优、省优产品称号,尤其是其生产的“巨龙”牌系列产品更是多次拿奖,是业界响当当的牌子。

  记者到贵钢绳采访时,正好是星期天,走进厂区依旧人声鼎沸,每个车间都有工人师傅正在热火朝天地干活。与之相对应的,是默默矗立在厂区各个角落的老厂房。在生产特粗、特长和特殊用途产品一车间工作的王启宽和贾兴华师傅告诉记者,这些厂房大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修建的,就连设备也有不少是当年的“老家伙”,但生产出来的钢材、钢丝、钢绳却名列亚洲前茅。如今,厂房周边绿树环绕,不少厂房从内部结构到外部形态都保留完好,见证了贵钢绳无数个重要转型阶段。而在二车间的一间车房,历经几十年的风雨,爬山虎已经爬满外墙,远远望去,厂房被包裹成了绿色小房,给工业气息浓郁的厂区装扮上了一丝童话色彩。

  专用铁路是贵钢绳的地标,长长的铁路,呼啸而来的火车,找个位置拍张好图,那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故事。1993年就在贵钢绳工作的陈世伟师傅告诉记者,这条专线铁路承担着贵钢绳原材料入库、成品出库的工作,平均每天都有一趟火车进出,年吞吐量近百万吨。

  遵义发电厂

  1958年,遵义发电厂在市区西南郊兰家堡建成,承担解决遵义地区居民用电的使命,在之后的三十年间,遵义发电厂迎来了遵义工业发展的鼎盛时期。2000年,遵义发电总厂被列为国家大一型企业,贵州省最大火力发电厂。2009年,为了彻底改善城区的环境状况,遵义发电厂正式“退休”,搬迁到了桐梓新建的一个发电厂。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一提起遵义电厂,今年39岁的刘先生首先想起的就是那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首军歌贯穿了刘先生的整个童年。刘先生的爸爸妈妈都是电厂工人,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似乎特别忙,家里很少做饭,只要到了饭点,整个厂区就会回响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伴随着歌声的,是端着碗,拿着饭票去打饭的工友们。

  夏天的晚上是电厂最热闹的时候,厂里经常都会举行篮球比赛。明晃晃的大灯照得家属区的露天篮球场灯火辉煌,来看球赛的人坐满了两边的观赛台。激烈的球赛,不时“嘀”“嘀”响起的哨子声,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令人热血沸腾。

  如今,再回到电厂,厂房已被拆掉,唯有那栋行政大楼依旧还在,就连厂牌也还挂在门前,然而楼里早已物是人非。过去热闹的厂区被杂草占领,往深处走去,不时惊起喧闹的鸟雀,从身边飞过。人来人往的进厂大路,再也看不到奔跑忙碌的身影,只有厚厚的落叶堆积在路面。安静地找一个角落,拍下一张美图,那是老厂给我们留下的最后记忆。

  (周刊记者 王文娟 文/图)


(责任编辑:肖静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故宫博物院北院区开建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