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聚焦关注 > 正文

安冬:地氟病防控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行动

2013年08月01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本网讯(记者 夏杰 实习生 涂冬)今年5月23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66届世界卫生大会上,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安冬因“在燃煤污染型地方性氟中毒防控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而荣获“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成为我国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亲自为他颁奖。7月30日,安冬特意
留出时间,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网记者采访。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参加“地氟病”调查,到带领科技工作者实施大规模改炉改灶,再到获得“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在办公室里,安冬对自己的工作娓娓道来。


“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获得者安冬

  对于地氟病,安东介绍说,牙齿发黄、胳膊伸不直、关节变形、弯腰驼背甚至瘫痪……这些症状是燃煤污染型地方性氟中毒(简称燃煤型氟中毒)留给人们的印象。燃煤型氟中毒,主要为居民在取暖、炊事等日常生活中因敞灶燃烧含氟量超标的煤,使食物或空气受到污染,由于长期摄入含氟量超标的食物和空气而导致全身慢性氟中毒,临床上主要表现为氟斑牙和氟骨症。贵州省是我国燃煤型氟中毒流行最严重的省份,病区范围涉及37个县(市、区),病区人口1600万,有氟斑牙患者约1000万,氟骨症患者107万。
  
  “贵州患者占全国同类病例总数的一半以上,中国的疾病能不能消除,关键在贵州。”安冬说,从2005年到2010年六年时间,我省累计改良炉灶398.65万户,率先在全国实现了防治措施全覆盖。这意味着折磨民众数千年的燃煤型氟中毒污染途径已被基本阻断。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左二)等与安冬(右二)合影

获奖:既是我的光荣,也是大家的荣誉

  “这次我和马尔代夫糖尿病协会共同获得‘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感到非常不容易,我只是几代贵州省科技工作者当中的一员,这既是我的光荣,也是大家的荣誉。”对于此次获奖,安冬说能够代表中国人站在世界舞台上领奖,感到很激动,也很自豪。

  5月23日,瑞士日内瓦万国宫,“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颁奖仪式在这里举行,每个获奖者有2分钟时间发表获奖感言。在主席台上,来自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安冬面对100多个国家个地区的代表发言。“截至2012年,中国已知的燃煤污染型氟中毒病区已基本落实了以健康教育为基础、以改炉改灶为主的综合防控措施……”他说,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与行为干预对于减少燃煤型氟中毒十分重要,并当场表示会把全部奖金用于资助贵州省病区的卫生项目,以巩固取得的防制成果,为病区百姓免受疾病之苦略尽绵力。


陈冯富珍总干事等与全体获奖者留影

  安冬告诉记者,最初他并没有把能否获奖“当回事”,直到卫生部国际司告知已经把自己推荐到世界卫生组织后,他先是“感到十分意外”,并自信“这个奖应该可以得到”。他说,燃煤型氟中毒是中国特有的地方病,中国政府能在短时间内采取一场重大的公共卫生干预行动,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有理由相信能得到世界认可。

  “获奖后,我决定把奖金捐给毕节市卫生学校,在那里设置一个奖学金,去资助那些家庭困难、品学兼优的学生。”安冬说,把奖金全部用于设置奖学金,目的是为了促进基层卫生人才的培养,“他们将会成为基层卫生事业的骨干,希望通过他们促使强化‘地氟病’防控的后期管理。”


安冬给记者介绍氟中毒防治情况

治氟:推动炉灶革命 阻断氟污染途径

  有资料显示,燃煤型地氟病对贵州人民群众的健康威胁由来已久。考古学家曾在至今约20万年前旧石器初期的“桐梓人”牙齿化石标本上,发现了明显的氟斑牙遗迹。1946年,英国传教士在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首次报告贵州省威宁石门坎地区地氟病流行情况。


贵州省燃煤型氟中毒病区分布图

  研究数据表明,如果每日摄入超过4到5毫克的氟,就会导致氟中毒。在燃煤型地氟病病区,从儿童到老人均受到氟中毒的威胁。轻者会患上氟斑牙,牙齿发黄发黑,重者发展成氟骨症,导致关节变形、弯腰驼背、活动受限甚至瘫痪。


氟骨症患者腰部活动受限,弯腰困难



氟骨症患者下肢变形,呈“剪刀腿”。

  1976年,贵阳医学院等单位在毕节展开调查,发现并提出以食物为介质的地方性氟中毒。1979年,贵阳市卫生防疫站等单位进一步证实,这类食物性地方性氟中毒,是因室内敞灶燃煤污染所致,这一结论得到了卫生部的确认。

  “这个病在贵州最早被发现后,80年代初期开始探索防治措施,同时开始在全省普查病情,80年代末期就把全省病区的范围、危害程度搞清楚了。”安冬介绍,特别是从2004年到2010年,中央和地方开始投入大量资金,加上老百姓自筹一部分,在各级党委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下,通过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依靠病区群众积极参与,实施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重大行动”。


病区群众过去使用敞式台灶取暖、烘烤辣椒

  安冬所说的这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重大行动”,就是在贵州氟中毒病区实施的惠及上千万群众的“炉灶改良”行动。在病区,这场行动被群众称为“炉灶革命”。

  “地氟病可防不可治,这种疾病的本质是由行为生活方式引发,因此,实施炉灶改良,提高健康意识,引导病区群众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阻断氟污染的途径,才能避免疾病的发生。”安冬说。


病区群众使用改良后的单眼防氟台灶炒菜

  经过多年积极有效的综合防控,贵州燃煤型氟污染治理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效。截止2010年,已累计完成病区家庭改良炉灶任务398.65万户,改良炉灶率达到99.34%,率先在全国实现防控措施全覆盖,从而有效阻断了氟中毒污染途径。

  谈及几十年与“氟魔”作斗争的历程,安冬目光坚定,充满感慨。“从1985年参加贵州省组织的第一次地氟病调查开始,我就一直从事地氟病的防治工作。”安冬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道路状况很差,没有水泥路,科技人员到基层找监测点做调查,都是背着设备步行,常常是早出晚归,有的一年要穿坏几双皮鞋。“开始老百姓不理解,不接受,他们说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有的甚至把刚装好的铁炉子当废铁卖掉。”


安冬在病区察看炉灶使用情况

  “从那时起,我们就觉得,光更换一个炉灶不行,关键是要想办法解决老百姓的认识问题。所以我们从1998年开始引入健康教育,逐渐完善防治模式,就是要让老百姓从心里接受。”安冬告诉记者。

  经过多年摸索,贵州提出的“以健康教育为基础,以改良炉灶为主、其他能够有效阻断氟污染的方式为辅的综合防治措施”,已经成功运用到了其他省市。用安冬的话说:“燃煤性氟中毒防控的‘全国模式’就是‘贵州模式’。”

愿望:希望退休前消除和控制“地氟病”

  工作并没有结束。“目前,就全省而言,已经完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阶段,只是实现了防治措施的全覆盖,从技术上阻断了病区氟污染途径。下一步就是如何巩固防治成果,实现危害因素的消除,最后彻底消除和控制这个疾病。”安冬分析说。


工作人员在学校检查学生氟斑牙患病情况

  “地氟病”防治后期管理的核心,就是有针对性的进行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我第一个愿望是在‘十二五’期末基本消除燃煤污染型地方性氟中毒的危害,建立稳固的健康行为。”在安冬看来,他的这个愿望正在变成现实。
  
  “2011年,卫生部组织第三方对部门病区展开评估,结果是炉灶的正确使用率、目标学生和相关人群的知晓率、改良炉灶率都达到了90%以上,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在安冬看来,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病区群众的观念也在发生转变,现在开展工作比以前容易得多。“相信通过大家坚持不懈的工作,病区群众一定会形成稳固的健康行为,最终消除‘地氟病’的危害,一旦病的危害基本消除,‘地氟病’的控制和消除就指日可待了。”


科技人员在实验室对样品进行检测

  谈到未来的防治工作,安冬充满了信心。按照他的设想和预期,到“十三五”期间,贵州的“地氟病”可以得到基本控制和消除。他说:“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前,为消除‘地氟病’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争取能看到这一天早日到来。”

  “疾病的控制和社会的进步休戚相关,公共卫生问题是一个综合治理的过程,必须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背景结合起来,这里面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如果没有社会的进步,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就谈不上防治‘地氟病’。”总结近30年从事地方病预防和控制工作,安冬非常感慨。

链接:同事眼中的“安主任”

  在近30年时间里,安冬作为主要技术骨干,他带领科技工作者日夜奋战在抗氟第一线。在同事们的眼中,安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更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安主任这么大的年纪,记得有一次他生病咳嗽非常严重,打点滴也打不好,仍然坚持在路上跑,年轻人都拼不过他。”省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所检验科科长靳争京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和安冬共事的胡小强说,安冬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很佩服他。“安主任从2005年开始基本上每个周末都在加班,都在外面跑。”在胡小强的记忆中,还有一件难忘的事。“八十年代我们去织金小纳雍乡做调查,都是带着被褥下去,白天自己做饭吃,晚上就在当地的地方病防治所办公室打地铺,七八个人睡在一起。”

  1999年参加工作的省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所流行病科科长叶红兵向记者讲了一个细节,他说:“我工作的时候,疾控中心还是防疫站,当时,在安主任等领导的带领下,对单位几十年的档案进行了全面整理。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当年不做这个工作,很多珍贵的资料和科研数据就有可能遗失了。“那时候安主任周末都和我们加班,一起吃盒饭,给我的印象就是感觉这个领导做事非常细致。”给叶红兵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请安主任修改文章。“有时候我们写的科研文章,请安主任修改,他会改得很细,有时候在车上他也会打开电脑看。”

  而对于省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所副所长姚丹成来说,安冬是他一生“追赶的目标”。“安主任的成就,可能是很多科技工作者奋斗一生都追不到的。他最突出的特点是对科学一丝不苟的态度和对业务的一种追求。”姚丹成说,安冬作为学科带头人,在“地氟病”防控工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安主任不是牵着你走,很多时候都是在推着我们往前走,想息一下都不行。”


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获得者——安冬

  安冬,贵州省急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主任医师,全国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地方病防治分委会副主任委员及氟砷专业组副组长,国家地方病专业标准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贵州省人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省管专家。曾主持和参与制(修)订多项国家及行业卫生标准,主持编制起草《贵州省地方性氟中毒防治规划(2004—2010年)》,并主要参与《全国地方性防治规划(2011—2015年)》等起草编制工作。曾获多项省科技基金资助,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主编学术专著4部,获省政府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因在燃煤污染型地方性氟中毒防控中做出突出贡献,经原卫生部推荐,世界卫生组织执委会遴选,2013年5月被世界卫生组织授予“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

(责任编辑:谢庆宇)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