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 首页 > 在线留言

  • 工伤事故不处理,我找了多个部门都说解决不了 发表于:2018-04-13

    主题:

    遵义市播雅大道新二中迁建项目工伤事故不处理问题的记录 工程名称:遵义市第二十一中学迁建项目 工程地址:播州区南白镇龙泉村 建设单位:遵义市第二十一中学 勘察单位:贵州省地矿局第二工程勘察院 设计单位:北京中外元丰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监理单位:四川元丰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 施工单位: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 我本不将爸爸的工地上受伤的事故公布在网上的,但是通过找老板商谈后续治疗及赔偿问题,上访等各种途径我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寄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关注我爸爸,关注属于农民工这个特殊的弱势群体。 曹明友 男 51岁贵州省遵义县南白镇莲花村人,于2017年10月29日在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播雅大道第二十一中学迁建项目从事孔桩开挖工作,孔桩老板:丰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田茂友 ;总承包单位: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中建四局华南分公司)项目经理:赵经理;甲方:教育局。 1、2018.3.13日是第三次找田茂友商谈爸爸受伤后期的事情,事先约定好的2018.3.13日下午三点在马家湾保健院等带班刘兴贵,然后去珠海路田茂友家,具体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家,田说那里是那些领导专门在那里打牌,他来背皮的地方。田只给三几万块,爸爸伤情这么重,这么可能,这是一辈子的事情,还有老人孩子。田说我们该走什么程序走什么程序,他们会配合下,到时候法院判决多少就多少。。。 2、2018.4.8日3时33分打电话给刘兴贵,问他们在哪里,找他们商谈工伤事故问题,他说他不在遵义,在老家门口修建医院,还说田没有要他干了,找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的安全部门,他说新来的不知道,旁边一个人说之前看到过我妈,还问了我爸爸受伤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吗。接着我去找了赵经理,他说不知道,然后又说了知道,还说问过田这事情处理没有。赵说社保局可以问他,但是他不签字,也不给我们开什么证明。 3、2018.4.9日早上我在南白,应社保局要求,需要两名证人,我知道背我爸爸去医院那名工友在新浦中建幸福城挖孔桩,我就去新浦找他,希望他能站出来说句实话,开始还能打通电话,后来到了工地,十点过等到近12点打电话问了他们几次,我说到这个证实下爸爸受伤的事情,可能他就给老板说了,就不帮我了,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上面给他说了不让他们作证,说不管他们的事情,然后就关机了,然而刘兴贵明明在遵义还是和田一起做,却说不在遵义,这不是明显忽悠我们吗? 4、2018.4.10日我也没有办法了,就想到去政府想想办法,我早上去把爸爸接来,用轮椅推到县政府内的信访办,信访办的叫我去隔壁咨询下法律援助律师,他也说需要证人,我又去找信访办,然后信访办叫我去教育局找基建科和安全法规科,我去找了安全法规登记了后说通知我。然后我找了基建科,基建科说去找宋部长,国家重点教育指挥部。我就去了指挥部找宋部长,宋部长不在,后来是毛主任在。毛主任记录了我们说的事情说第二天问了给我答复。接着叫我去找下社区的法律援助中心,我去村里找了,村里说在司法局那边,我就去播州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咨询,讲述了事实经过,律师说他们不会去帮我们找证据,只是我们自己去找来他们为我们申诉这些不会写的申请,给我两张法律援助申请表,叫我填好在村里盖章,然后把材料交过来。 5、2018.4.11早上很早我就去找爸爸签字了去村里找谭主任盖章,等谭主任来的途中我打电话给背爸爸去医院的工友请他给爸爸作证下,他说没时间,赶工期,后来说星期六,这不是故意的吗,星期六明明就是知道别人不上班,然后打电话又不接了,而且星期六都不知道是不是又不接电话了。然后拿去交给法律援助中心。然后去社保局问了下,问问周末可以录一下不,他们说他们周末不上班,让我再去劝下这位工友。下午我去了二十一中迁建项目部找赵经理,问问宋部长这边有没有通知下他,赵经理说没有。我打电话问宋部长,宋部长说他叫人来,我打了三个电话后,差不多下午四点左右接到电话,说让我上去。之前我看到他们在楼顶上站着的,是他们,后来叫我上去后,有汪校长、毛主任、赵经理等办公人员在场,赵经理还是说他打电话问了,田说我们该起诉起诉,这边也不会给我们任何签字和证明,让我再去找社保局,说社保局没有打电话给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很难过。我找了下他们的保安谈,刘保安,杨保安组长说他们都知道,这里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不会帮我们作证,开始保安也答应帮我作证,后来说刘保安某法院有关系,让我找他下,我不是想找他们去找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要证实下我爸爸的事情,他们就说了给某某人多少钱,赢了才给钱,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废话。我听出来他们什么意思,感觉故意耍我似的。 6、2018.4.12日早上我打电话给社保局问问保安能作证不,社保局说需要看到的证人,和当天的证人,我给社保局罗科长说项目部赵经理说他们没有打电话给他们,社保局罗科长说我没有给他们电话,给了社保局孔桩老板和带班刘兴贵的电话的,今天把赵经理电话给社保局罗科长了。结果我打电话问保安时他却关机和打不通,下午打电话说当做他们不知道此事,掩耳盗铃的耍我吗?一开始还说什么这个那个都是和这些项目部有关系,都不帮我说,说他们吧工地块完工了,无所谓,项目部也管不着他们,他们为我们作证也不怕什么,结果第二天还不是一个个都关机。真是应了那句话天下乌鸦一般黑。上午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我在微博和头条上发了事情缘由,很庆幸能接到这个电话,我虽然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但是我还是要说声谢谢,我再次去找了劳动仲裁,这边也说时间会更长,而且也需要证据。我不太明白他们说的那句什么随举证来着,我又没有办法了,只好再去找教育局安全法规科没有打电话给我,我只好再去问问,刘科长说让我明天去找宋部长,宋部长要去第二十一中学迁建项目现场,我只好明天再联系下宋部长能否给我个处理方法吧,绕来绕去又是一圈。 绕来绕去都是让我们打官司,都说建筑公司也没有犯法,他们不是不给钱,法律判多少给多少,最后还要告他们,换做你你会给钱吗?听到这里我实在无语了。 原来建筑农民工出现事故,公司没有责任配合,农民工没有卖保险也可以一直工作,原来政府部门只会给上访百姓这个问题解决不了,那个问题解决不了,请走司法程序,政府的面子工程,重点项目也会出现事故不管不问。都是送你一句话,解决不了,走司法程序,明明是工伤,明明可以判决工伤,可都不会给你判定,明明有证据,明明劳动局和法律援助可以帮助农民群众联系收集证据,可还是这样解决不了那些不行,要不你去问问,要不就终止申请。哎,对我们遵义市的政府部门感到可悲,让这些坑着国家的钱的公司,老板逍遥法外。 7、2018.4.13日早上应教育局朱局长说的打电话问宋部长,打电话宋部长说中建四局的领导没有来,另约时间,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和我们消耗时间,我作为受伤者的孩子,我为父亲讨回公道是应该的,我放着自己家庭的所有事情,天天来周旋爸爸在遵义市播州区播雅大道第二十一中学迁建项目事宜,那么多天这个部门让我找那个部门,那个部门又是找这个部门,我知道很多都是官官相护,我是一个普通农民工,我也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关系,也没有钱财我是不会向你们这样收买这个那个的。弄得一家人都无法生活,谁都不管我只能在工地上呆着了,前面我已经是天天求着他们,跟着他们屁股跑,别人却和你躲猫猫。我们这些平穷老百姓也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公安局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