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遵义新闻 > 正文

80年研究孕育“长征学”

2014年01月20日   来源:遵义网     访问次数:0

  中国(遵义)长征学会明日成立

  长征,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它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也是人类文明的一项奇迹,还是中国革命史上的奇迹,世界军事史上的伟大壮举。由此,对红军长征史的研究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热点。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对长征史的研究是否有历史性的跨越?

  “长征研究,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1935年胜利到达陕北后即已开始,20世纪80、90年代著述猛增,蔚然成学;进入21世纪,新角度、新观点不断涌现。长征,不仅在现实生活中产生着巨大、深远的影响,且已成为多学科、多门类学者所关注、研讨的对象。长征研究,以‘学’名之,名实相符。”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曾祥铣说,长征学“早成气候,仍待开拓”。

  据悉,20世纪30年代后段,是长征研究的发端时期。中央红军长征一结束,研究就开始。长征之后不久,就有对长征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的精辟论说,有了对长征情况较为系统的论述和概略报道。

  1935年12月27日,即到达陕北后的两个多月,在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毛泽东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为题的报告,谈到了中央红军刚完成的长征:“讲到长征,请问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说,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毛泽东对长征意义的高度概括与精辟阐释,作为最早的研究成果,对以后长征精神的弘扬和关于长征的研究,都产生了重大和深远的影响。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关于长征的著述,时有出版;改革开放时期,著述猛增,蔚然成学。

  据遵义会议纪念馆副研究员关黔新不完全统计,1990年以前,介绍和论述长征的单行本达1000种以上。报刊所载单篇文章,难以详计,按常理,应是单本著作的数倍或十数倍。这些著述和文章,有亲历者的回忆录,有记者的人物或事件专访,有人物传记,有战史综述,有理论研讨等,种类和内容极其丰富。另外,以长征为题材的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为数也不少。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新时期,不仅数量猛增,且呈递增趋势。以费侃如《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史事日志》所附《主要参考书目》为例,该书目开列了1937年至199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60周年)出版的关于长征的著述计311种,其中,1976年至1995年这新时期的20年即有296种,占95%以上,递增趋势十分明显:70年代后段5年为23种,80年代的10年为151种,90年代前段的5年为122种。

  “进入新世纪,长征研究势头仍旺,且新角度、新观点不断涌现。”曾祥铣说,关注长征、研究长征的范围越来越广,人数越来越多。长征走进了更广的科学领域,走进了经济,走进了人们的现实生活。

  在2004年8月中旬举行的28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长征成为研讨的对象之一。香港城市大学心理学博士岳晓东说:“今天的人们,不仅要纪念长征,更应以新的科学的视角去分析、诠释长征,这其中也包括心理学视角。”

  岳晓东认为:“长征不仅标志着中国人民在军事上取得胜利,同时也创造了人类心理学领域的奇迹。”他还谈到:“长征精神的内涵,并非仅仅是吃苦耐劳,一个人、一个民族,只有完成心理上的长征,才能创造出奇迹。”

  “红军长征,不仅为中国人所关注,而且也深深吸引了众多的外国人。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一个专门的学术团体对长征史进行全面研究、整理、传播,显得至关重要。”省首席红色旅游专家黄先荣说,研究长征相关问题,我市有着天然的文化资源优势。促成历史转折的“遵义会议”,以及最早突显“遵义会议”成效的“四渡赤水”,已成为党史、军史、国史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对于遵义地域,更是历史上最为光辉、最为精彩的一页,“长征”在这里经历的时间最长,“遵义会议”召开于此,“四渡赤水”也转战于此。由长征产生的“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已然成为我市两张响当当的城市名片。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市应当把握并利用这一优势,首先开创“长征学会”这样的研究性学术性团体,争取通过对长征精神、长征文化的深入研究,得出更新的更深刻的成果,让更多人意识到长征文化的重要内涵和历史意义,为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产品的研发提供新的内容,让长征精神、长征文化、长征路线走向国际融入世界。

  “长征学会是在2012年年底开始筹划的,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目前,组建中国(遵义)长征学会的准备工作已就绪,并将于2014年1月21日正式成立。它的成立,将意味着此后对长征的研究是我国社会科学领域内一门重要学科,填补了我国把长征当做一门学问研究的空白。”黄先荣说。

  长征是中国革命历史中一段难以忘怀的峥嵘岁月,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个刻骨铭心的传奇故事,一份份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长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革命风范的生动反映,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最高体现,也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无价之宝。如今,长征虽已过去近80年,但是长征精神永垂不朽。“我们要用长征精神研究长征史,我们要用长征精神开办长征学会。”曾祥铣如是说。

  (本报记者 查静)

(责任编辑:欧阳博婧)

相关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