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推荐新闻 > 正文

铁血心,红城魂

——记扫雷英雄杜富国(上)

2018年11月30日   来源:遵义网-遵义日报     访问次数:0

     本网讯 2018年10月,一个年轻人牵动了中国亿万人的心:在中越边境第三次大面积扫雷行动中,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作业组长杜富国为保护队友,喊出“你退后,让我来!”独自上前排雷,地雷突然爆炸!最关键的时刻,杜富国用身体挡住冲击波——战友仅受皮外伤,他自己却因此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手持探雷器的杜富国与战友一起在某雷场进行人工搜排作业。 (杨萌 摄)

  人们得知,这位扫雷英雄是个“90后”,很帅,瘦高,他来自红色革命圣地遵义。

  地雷带来的冲击波,只一瞬间,就撞碎了杜富国的手掌和眼睛的玻璃体;杜富国所带来的另一种意义的“冲击波”,却在这个含义深沉的秋天,撞击着国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关于善良,担当,信仰,以及崇高。一种疼在身,一种疼在心,被撞疼了之后,无论是杜富国还是被他感动的人们,都要重新启程。

  “你退后,让我来!”

  “艾岩。”爆炸发生后,留给杜富国意识清醒的时间只有不到两秒。距离自己两米左右的战友艾岩,是刹那间他脑海里能够闪过的唯一念头。他来不及思考任何问题,身体却本能地往艾岩的方向挡了一下。

  杜富国再度恢复意识时,已是昏迷了五天后。五天里,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不清楚自己如何靠着生命的强烈本能与死神搏斗,也不知道家人和战友又是如何煎熬地度过这一百多个小时。眼前蒙着纱布,黑蒙蒙的一片,四周是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从ICU病房出来时,他突然紧张起来,问的第一句话是:“艾岩呢?他怎么样了?”“艾岩没事,皮外伤。”杜富国这才松了口气。此刻,痛心自责的艾岩正在雷场上,替病床上的杜富国扫“他没有扫完的雷”——唯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帮上了富国一点点忙,心里才会稍微好受一些。就在数天前,死神与他们擦身而过,艾岩亲眼看到杜富国为了保护他被炸得浑身血肉模糊——人体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受到大于0.1Mpa的冲击波超压就会产生致命伤,而那枚加重手榴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超压达0.9Mpa左右。距离爆炸点两米左右的艾岩,瞬间被巨大的波能掀掉了头盔,在他眼前,昔日那个爱笑的战友仰面躺在地上,两个手掌当场就被炸没了。防护服被炸成了棉絮状,飞散在六米开外的空地,弹片深深嵌入防护服。轰隆的爆炸声让艾岩短暂性失聪,他什么也听不见,想喊却发不出声音,想动却迈不开腿。分队长张波从灰尘中焦急地跑来,“担架!担架!”“救人!救人!”……

  就在一分钟前,杜富国和艾岩两人一组在文山州麻栗坡县猛硐乡坝子雷场进行人工搜排,在一处斜坡地带发现了一枚裸露部分弹体的67式加重手榴弹,危险系数较高,向张波报告情况后,接到了“查明有无诡计设置”的指令。杜富国一如既往地以命令的口气对艾岩说:“你退后,让我来!”艾岩早已对此习以为常——杜富国无论和谁一起作业,总会找出各种“借口”冲在前面,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想把危险揽在自己身上:“我是组长,排雷这种事得让我来。”“你是班长,这种事怎么能让你来?”此刻,艾岩听话地退后,杜富国则上前伏在地面——他已1000余次蹚过雷场,成功拆除过2400余枚爆炸物,早就轻车熟路。他小心地用探针对爆炸物进行检查,正准备剥开伪装层时,这枚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

  清醒后,杜富国虽然动不了,却隐约知道自己的大概情况。起初,面对黑暗和麻药退去的疼痛,他情绪有些不稳定,常常陷入不安和低落。得知父母和被他呼为“小公主”的妻子王静都在医院,他瞬间冷静了下来。怕他们太伤心,杜富国安慰道:“没关系,我很快就会好的。”但实际上情况比他想的更糟——他不知道自己双手已经实施了截肢手术,还充满信心地对医生说他要多喝牛奶,这样手和眼睛很快就好了,他要赶紧回雷场去。年轻的女护士们心软,他如此乐观,更不忍心告诉他实情,直到一天他自己发现手短了一截。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被摘除了玻璃体,再不能恢复。他对父亲杜俊说:“爸,等我好了去装一双智能手,还能去排雷,你说行不行?”杜俊沉默了两秒说:“行呀,儿子。”王静却已泣不成声。

  杜富国躺在病床上,脑海里闪过一幕幕老山的碎影——密密丛丛的山林,倾斜的陡坡,看似平静美丽的山脉,却是令老山地区的百姓胆战心惊的“死亡地带”:这里的地下埋藏着数以万计的地雷,当地老百姓不敢上山,不敢放羊,不敢种植,甚至连走自家的庄稼地都要小心翼翼。猛硐乡2万亩茶园,有8000亩在适宜茶叶生长的雷区,由于村民不敢进去,土地逐渐荒芜。(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伊霜)

    《遵义日报》(2018年11月30日01版)

(责任编辑:罗远银)

相关新闻

评论